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重生之神级学霸》:章 节目录 第1387章 拒绝吗

    新药的价值其实是很好评估的,尤其是临床三期之前的新药,市面上的交易非常多,可以说是制药公司之间的硬通货。

    捷利康、辉瑞这样的制药公司,在新药开发方面尤其喜欢买买买,他们总是大量的购买一期二期甚至是尚未经过一期测试的化合物,或者自己进行再开发,或者转手就卖出去。

    在这方面,捷利康等跨国制药公司就像是英超西甲的豪门足球队,他们从小球会购买出挑的球员,然后考察一番,再决定是卖出还是自留,虽然算出入是亏一点,但只要能有一个坚持到上市的新药,那就算是赚翻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们需要有能坚持到上市阶段的新药。否则,再大的制药公司没有新药,就像是有钱的球队没有好球员一样,很快就会陨落了。

    捷利康对杨锐、离子通道实验室的新项目组,以及挣扎中的北方联合药业的期待都是新药,所以,他们的预期还更强烈一些,以至于宁可投资到北方联合药业手里,只为了获得优先的销售权和购买权。

    所以,当离子通道实验室里,传出新药价值评估的消息的时候,捷利康第一时间就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北方联合药业又出幺蛾子了!

    捷利康不是第一次与第三世界国家的公司合作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们敢于在数年前就进入中国市场,就是因为捷利康有充分的经验,与第三世界国家的公司合作。

    因此,他们对于中国的国企会爆出什么尿性,也是有所预计的。

    看看新闻联播里的非洲叔叔们的做法,就能揣测到中国企业会得到什么样的预期。

    所以,与评估公司一起来到北方联合药业的,还有捷利康的代表。

    捷利康的代表霍布斯为此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将北方联合药业的一群官员给聚集了起来,带着翻译狂骂的。

    这是霍布斯的专业,所谓用于鞭策所在国的精英们转变姿态的职位,谓之国际关系部的干事。

    身为跨国制药企业,仅仅采用贿赂等手段,是很难维持本企业的利益的。

    贿赂有时而穷,总有不听话的家伙要跳出来,像是非洲国家的黑人精英们,总少不了在白人大学里读书,结果被忽悠瘸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精英人士,在贿赂和腐蚀难以发挥作用的时候。

    捷利康等制药公司的做法都是,贬斥它吧。

    “必须有人负责!”霍布斯并不是白白骂人的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就站着胡池,后者虎视眈眈,做好了一个背景墙的职责。

    北方联合药业的先老少爷们一直装聋作哑,一方面是给胡池面子,另一方面,也是给捷利康的面子。再者说,光被骂骂有什么关系呢,古人云的好,唾面自干是也,无非是被骂两句罢了,还要经过翻译,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,霍布斯这一句,却令众人听的真切,一个个的耳朵都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胡主任,如果这样一场严重的事故,都没有人出面来负责的话,捷利康的立场,必然会发生转变。”霍布斯不是说说的,态度异常之认真。

    本来只是准备让霍布斯发泄一下的胡池有些发愣,先是和稀泥道:“霍布斯先生,北方联合药业是一家国企,虽然现在已经合资了,但是,怎么负责,是否需要做改变,还需要我们再讨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投资北方联合药业,是为了从杨锐手里拿到新药的销售权,但是,杨锐现在都找评估公司来重新估价了,里里外外的显示出他对北方联合药业的不信任。”霍布斯自己带着翻译,威胁的话从年轻人嘴里说出来,慢条斯理的少了气势,但内容却更加吓人。

    霍布斯看着一屋子的官员们,道:“现在,北方联合药业仍然没有拿到离子通道实验室的新药销售的资格,当然,这是因为离子通道实验室的新药尚未研发出来,但是,你们竟然还没有拿到投资的资格,这不得不让我考虑到你们的资格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池先生。”霍布斯看向胡池,继续道:“如果北方联合药业继续这样的状态的话,我们必须做出改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霍布斯先生,看您说的,我们北方联合药业,在工作上,还是配合您的。”胡池说的很有技巧性。

    其他老少爷们心存侥幸,也连声附和。

    霍布斯道:“你们必须拿到投资权,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得到杨锐的信任,否则的话,我们捷利康宁可与中国国内的其他小公司合作,而不必吊死在北方联合药业的枯枝上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绝对是翻译的神翻译,气势磅礴,激的胡池都瞪了那翻译一眼。

    你翻的这么吓人做什么?

    真给老外当走狗吗?

    但是,老外的走狗,确实好凶啊。

    胡池的嘴角抽搐两下,他们其实是不怕捷利康撤资的。钱都到账了,是你想出去就能出去的?

    但是,捷利康现在提出与国内其他的小公司合作的话,不管霍布斯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,或者他是否会这样做,总而言之,这是北方联合药业需要正视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捷利康真的为此要换公司合作,北方联合药业所谓的联合的价值,都将不复存在了。

    最惨的是,计委等部门,说不定还真的会同意他们的要求。

    只要不撤资,肉烂到锅里,上级才不在乎呢。

    然而,会议室里的老少爷们在乎啊。

    “霍布斯先生,您别着急,投资就是给钱嘛,现在还有人给钱不要的吗?”北方联合药业的新任经理戚乐章不得不站出来,笑着道:“我们现在就与杨锐联系,保证给钱到位,好吧?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够完成投资,保证北方联合药业的销售优先权,我们还是好朋友。”霍布斯的翻译随手加戏。

    戚乐章微微笑一笑,很有气派的让人去做了。

    戚乐章是民国生人,也是在民国时期,读的西式的小学和中学,同样坐大船出国见识过欧洲的繁华。虽然后来不怎么受重视了,依旧是国内制药业的一面旗帜。

    不是这样的底板,他也拿不到北方联合药业的总经理的职位。

    对于国外企业和国内的研究机构,戚乐章自认非常的了解,只觉得霍布斯在与杨锐演一出双簧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演出的这么卖力,那就给他

    们点演出费好了。

    戚乐章的底线是三百万美元,最高不超过四百万,不过,第一次的试探,就给100万美元好了。这么多钱,对一家研究所来说,应当是很不少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,白拿的钱,还有嫌少的?

    上次的20万美元被拒绝,都有些让戚乐章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手下打了电话,很快就赶了回来,戚乐章的脸上重现笑容,道:“霍布斯先生,您看,这不就弄好了?小刘……”

    霍布斯露出小小的惊讶,看向小刘。

    只要事情顺利,他倒不在乎过程。

    刚进会议室的小刘目瞪口呆,您这么说话,让我怎么接?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
正在加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