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皇族》:皇族 卷一 东郡风云 第三章 嫡庶争选

    东海皇甫氏家族有几百口人,嫡庶之间等级森严,从他们的居住就看得出来,府宅的外形从高处向下看,是一个不规则的圆形,圈圈层层都是房屋,就像一株大白菜,庶出子弟住外围的白菜叶和白菜梆,而嫡出子弟则住里面的白菜芯。

    皇甫惟明稍好一点,按照五叔的分类,他属于嫡庶系,因此就住在紧靠白菜芯的外面,是一座小小的独院,有三间半房屋,半间是厨房,一间客堂,一间卧室,还有一小间书房,一家四口就住在这里,靠皇甫惟明每月二两银子的教书薪水过日子,不过家族另外还有五百文钱和五斗米的补贴,生活虽然清贫,但也勉强过得去。

    皇甫惟明心中异常欣慰,从前傻子一样的兄弟,好像突然开窍了,一进院子,他便喊了一声:“馨兰!你快看谁来了。”

    只见一个年轻的妇人从厨房里出来,虽然衣着朴素,布衣荆裙,但长得非常清秀,颇有大家闺秀的气质,她就是无晋的大嫂了,名叫戚馨兰,出身书香门第,她父亲是惟明的师尊,是淮扬县有名的大儒。

    戚馨兰在七年前曾经见过一面无晋,她想了想便笑道:“这好像是无晋吧!”

    “正是我兄弟!”

    皇甫惟明一拍脑门笑了起来,“对了,我忘记了,那时你还没过门。”

    他又给无晋介绍,“这就是你大嫂。”

    无晋连忙上前躬身行礼,“无晋参见大嫂!”

    戚馨兰见无晋长得一表人才,知书达礼,完全不像别人说的那样傻气,她心中喜欢,连忙笑着招呼,“快进屋里坐,我给你们兄弟再炒两个菜,温一壶酒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,不用这么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皇甫惟明摆摆手,“哎!不是麻烦,是应该的,快进屋里坐。”

    他把风筝递给妻子,问她:“骆骆和朵朵呢?应该早放学了吧!”

    “听说骆骆淘气,被先生罚写字三百,估计朵朵在帮他一起写呢!”

    一旁无晋听得有些奇怪,“他们不是在大哥的学堂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家族的小学塾读书,我教的都是十几岁的大孩子了,不在一起,先进屋吧!”

    两人进了屋,无晋见房间里的桌椅摆设虽然有些陈旧,但一尘不染,非常干净,皇甫惟明让他坐下,又给他倒了杯茶,这才坐下笑呵呵问他:“给我说说,你这几年都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无晋早已想好了说辞,便笑了笑,“大哥应该知道,我一直在外拜师学艺,师傅去世后,我便留在山中学艺,后来又去跑海。”

    皇甫惟明听说兄弟跑海,不由眉头一皱,又问他:“那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,我可以给祖父说一说,让他给你一个差事,你就留在家族里。”

    无晋刚来这个帝国才半年,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,他可不想这么快就把自己束缚住,便摇了摇头,“再说吧!这么多年都没回故乡了,很多人很多地方都忘了,等我回忆一下从前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无晋又小声问惟明:“五叔说大哥会有麻烦,那个纨绔子弟又威胁大哥,你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皇甫惟明喝了一口茶,正要开口,忽然院子里响起了两个孩童稚嫩的声音,只听见一个小女孩的告状声,“娘,是哥哥被先生罚字,我帮他写字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小男孩急忙为自己分辨,“娘,是先生把我写的功课拿去擦粑粑了,就硬说我没写,罚我写三遍,是先生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骆骆!”

    屋里,皇甫惟明一拍桌子,脸沉了下来,“你怎么敢说先生不对!”

    院子里顿时鸦雀无声,无晋想看侄儿侄女心切,便连忙笑道:“大哥,让他俩快点进来,我想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今天暂且饶过他,否则我非教训这个目无师尊的臭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饶了你们两个,快进来吧!你们的叔叔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说爹爹饶了他们,两个小家伙欢呼一声,跑进了屋里,见他们的叔叔长得又高又大,不禁有些害怕,又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无晋见两个小家伙粉雕玉琢,可爱至极,心中万分喜欢,连忙摸出两颗海珠,放在掌心,笑着递给他们兄妹,“这是叔叔给你们的见面礼,好不好看?”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见海珠晶莹饱满,非常漂亮,都动了心,便怯生生上前要接,皇甫惟明却哼了一声,“你们忘记什么了?”

    兄妹俩这才反应过来,一起跪下,给无晋磕了三个头,“骆骆、朵朵给叔叔见礼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真是乖孩子。”

    无晋连忙把侄儿侄女拉起来,抱在自己怀中,把海珠塞给了他们,笑道: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嗯!喜欢。”两个小家伙像小鸡吃米一样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戚馨兰端了两盘菜进来,对他们兄妹笑道:“爹爹给你们的风筝买回来了,就在厨房呢。”

    兄妹俩欢呼一声,一起向厨房跑去,很快便找到了风筝,兄妹俩一齐急不可耐地喊了起来:“爹爹,我们想去放风筝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戚馨兰连忙制止他们:“不行,马上吃饭了,明天再放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去放一会儿,马上回来,娘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皇甫惟明便笑道:“去吧!去放一会儿,马上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兄妹俩欢呼起来,一溜烟拿着风筝跑出院子了,戚馨兰有些埋怨丈夫,“看你,什么都答应他们。”

    皇甫惟明笑着摆了摆手,“你去热酒吧!我和无晋再说两句话。”

    等妻子走了,皇甫惟明便又接着刚才的话题缓缓说:“本来我过得一直很平静,但上个月我考上了贡举士,全郡八百多名举人去江宁府参加州试,我考了第一名,整个东海郡只有七人考中,我给家族争得了极大的荣誉,而且考上贡举士就意味着有资格进京参加省试进士科了,我本来准备进京参加省试,但这几个月前东海郡官场发生了一些变故,影响到了我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变故?”无晋想起了苏刺史上任,难道和他有关系?

    皇甫惟明喝了一口茶又道:“前任刺史被调走,带走了两名心腹主事,听说这段时间东海郡官场便一直在为这两个主事的人选明争暗斗,其中刑曹主事是赵司马的囊中之物,没人能和他争,而另外一个户曹主事则不同了,徐长史、皇甫别驾、张县令都在背后较量,最后他们三人达成了妥协,户曹主事便在东海郡六大家族中招募,由六大家族各推荐一人备选,我们皇甫家也可以推荐一个名额,祖父便想让我去,但二叔却想让他儿子去,就是刚才那个纨绔子弟,二叔是族长继承人,得罪不起他,所以我只能放弃,我还是进京参加省试。”

    “无晋,你要劝劝你大哥!”

    戚馨兰端了一壶酒进来,对无晋道:“我给你大哥算过,户曹主事的一个月薪水可是十两银子,是现在的五倍,私下的好处更不用说,而且地位比他这个穷教书匠不知高过多少去,他进京赶考,未必能考上,那时这个好机会可就没了,你说说看,他不知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妇道人家,你懂什么?”

    皇甫惟明不悦地斥责了妻子一句,无晋连忙笑着打圆场,“我知道大哥其实是不想得罪二叔,不过这也只是备选名额,又不是正式任命,那个纨绔子弟去了也未必能选上,还不如让大哥去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惟明,你看看你兄弟说得多好,本来就是这么回事,机会就只有一个,你是贡举士,进郡衙当官理所当然,他算什么,连个秀才都考不上,人家凭什么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哎!我又何尝不想呢?算了,这件事先不谈,以后再说吧!”

    皇甫惟明叹了一口气,他知道这其实是上面高官想借机从六大家族中捞钱,二叔怎么可能为他出这笔钱呢?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无晋兄弟俩说的二叔叫皇甫旭,便是东海皇甫氏家族的实际掌权者,他是正房嫡子,按照家族规矩,他将来要接手族长一职,实际上三年前他的父亲,也就是现在族长中风卧床不起,除了没有把族长一职交给他外,其他权力基本上都给了他。

    但从今年年初开始,随着父亲的身体渐渐好转,又把家族的大部分权力拿了回去,这让皇甫旭暗自不满,但也无可奈何,前几天他们家的后台皇甫渠派人来送信,他给皇甫家争取到了一个户曹主事的备选名额,六曹主事可是入官流的预备科,尤其是户曹主事官,一般一两年后便可升为九品主簿,那可就是正式官流了,如果他的儿子能选上,说不定从此就能步入仕途。

    皇甫渠是东海郡的别驾,别驾没有什么实权,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官职,相当于后世的政协主席一类,而此人的爵位又是楚阳县公,所以东海郡人都称他为皇甫县公,他也是东海皇甫氏家族的后台。

    皇甫旭当然知道六大家族争这个户曹主事,其实就是拼各家的财力,皇甫家有财力,又有皇甫渠为靠山,未必不能选上,可父亲却想让大哥的儿子惟明去参选此职,而不是他的儿子,这就让皇甫旭的心中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皇甫旭年约五十不到,身材瘦高,长得精明能干,他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琢器在外地做官,二儿子琢玉和他住在一起,两个儿子都是前妻所生,且都已成婚,皇甫旭的前妻病逝后,他又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为续弦。

    他们一家人住在一处占地约五亩的大独院里,院中有二十几间屋子,还有一处后花园,除了家人外,还有十几名下人和奴婢伺候他们。

    此时,皇甫旭坐大堂里,正耐着性子听二儿媳的哭诉,二儿媳姓贾,也是淮扬县大户人家的嫡女,和他家门当户对,一年前和次子琢玉刚刚成婚,但日子就一直没消停过,原因是琢玉有眠花宿柳的恶习,在青楼妓院里挥金如土,家里的钱财对他而言是只出不进,所以府中人便用金眼貔貅的外号来反讽他。

    可从今年开始,父亲重掌家族权力后,皇甫旭为了约束儿子,便断绝了他的钱财来源,偏偏他这个月又迷恋上了如意楼的头牌名妓楚玉莲,肉金、捧场金更是挥霍无度,他没有了钱,便开始偷妻子的私房首饰,昨天终于被妻子发现,苦劝丈夫无效后,妻子便跑来向公公哭诉。

    “我陪嫁来的金银首饰至少价值五千两银子,可就在短短一个月,竟被他全部偷光,他自己也承认是送给了那娼妇,可怜我还想留给自己的孩儿,现在全被他偷光,我怎么向父母交代啊!求公公替我做主!”

    儿媳妇跪在地上,两眼哭肿得跟桃子一般,皇甫旭心烦意乱,恨铁不成钢,只得安抚媳妇,“你不要哭了,今天我一定会替你做主,好好收拾这个畜生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一眼便看见了儿子琢玉正好从门口走过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ps:感谢威虎山—老九、安洋他爸爸、悠悠小虫、北京风雷、个哟哦、t.c.仁公子等等书友的打赏,老高感激不尽,新的一周开始,新书要冲榜,希望大家点击、推荐支持,新书需要更多关怀才能成长为大树。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
正在加载